“妈,我决定不结婚了”

文 | 艾小羊

来源 | 清唱(ID:qingchangaixiaoyang)



之前小年,琳达拒绝了父母“去见一个男的”的建议。


“妈,我决定不结婚了。”她直截了当地说。


她爸叹了口气,她妈沉默半天,偷偷看了一眼琳达爸说:“也行,结了婚也就那样。”


琳达松了口气,虽然不知道父母明天会不会反悔,但她终于把最想说的话说了。


我问琳达是不是真决定不婚,她说不一定。但与其每年回家被父母逼着相亲,不如彻底断了他们的念想。


别以为琳达的成功来得容易,这已经是她斗争的第三年。


过完28岁生日,她就发现父母不太一样了。平时打电话,问得最多的就是找对象没,明知道她不可能回家乡工作,偏要让她过年回家相亲。她问,是什么样的人。她妈回答:“你三姑介绍的,是个男的。”


当时琳达觉得挺心寒。原来父母盼儿女结婚,不是为了她们的幸福,而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,所以只要是个男的就行。


29岁回家过年,她支支吾吾地对父母说,如果碰不到合适的,不想结婚。被父母开批斗会到半夜。


30岁回家过年,她满怀内疚地对父母说“我可能不适婚”,结果老爸叹气,老妈哭泣,一家人除夕饺子都没吃成。


今年,她31岁,刚升职做了区域主管。终于决定理直气壮地对父母说“我决定不结婚了”。


雨衣都买好了,准备迎接疾风暴雨,没想到天下父母都一样,当你强硬了,他们就柔软了;当你长大了,他们就变小了。




森雪就没那么幸运了,她去年初离开北京回到东北老家,发现留在家乡的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,而她父母也默认了她回老家就是为了结婚。他们制订了一个时间表,要在今年春节把她嫁出去。


这一年,森雪预想的小城市岁月静好并没有如期而至。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虽然变小了,她却不得不为父母的面子而活,接受他们安排的相亲,并与一个父母觉得合适的男人谈起了恋爱。


但她不喜欢那个男人,谈这场恋爱只为了耳根清静。随着春节临近,双方父母开始张罗他们领证结婚,森雪问男朋友,你觉得我们合适吗。男朋友大大咧咧地说:“我无所谓,不都是女的急着结婚?”


跟男朋友分手后,她对父母说,我已经决定不结婚了,如果你们受不了,春节以后我去上海。


“你走吧,别在我们眼皮底下丢人。”


虽然知道老爸说的是气话,森雪还是决定春节后回到北上广。对于不想随便把自己嫁掉的姑娘来说,小城市的岁月静好只是一个梦。


当城市很大,你渺小、孤单,同时却拥有了更多自由的空间。大城市的一切都快,唯有结婚可以慢;而小城市的一切都慢,唯有结婚必须快。




岭岭也决定今年春节跟父母摊牌。去年,她让男闺蜜假扮男朋友回家过年。父母坚持让他们睡在一起,男闺蜜开玩笑:“你父母养你太操心了。”


女儿20岁,父母担心她跟别人睡,到了30岁,又开始担心她不跟别人睡。岭岭嘴上云淡风轻地说“睡不睡是我自己的事”,心里其实很介意父母这么急切地把她往外推。


所以今年她不打算自己一个人难过了,反正怎么都是累,不如大家一起累,说不定累着累着就想开了。


我问岭岭,万一父母不能接受怎么办。她说:“我就在家呆6天,他们也最多跟我闹6天,豁出去了。”


我想起一个朋友的故事。


朋友在上海,母亲胃癌手术的时候,她跟男朋友去探望,在电梯里遇到老阿姨跟他们搭讪,得知她妈妈病重,而她还没有结婚,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还没结婚,你妈妈一定很不放心。”


她决定结婚,给妈妈一个安心。半年后,她母亲离世,又过了半年,她离婚了。


她说过一段话,我印象特别深:


本来就没做好结婚的打算,加上母亲从病重到离世,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扛过这种压力和打击,互相埋怨争吵。以前人们总说,两个人可以分担痛苦;生活却告诉我,两个人也能增加痛苦。


听我说完,岭岭沉默了一会儿,掏出口红,像战士即将奔赴战场一样,悲壮地在嘴唇上抹了两下。




日剧《最完美的离婚》里,亚以子奶奶说,没有人能够原谅掌上明珠般的儿孙走上离婚的路,同样,也没人能原谅掌上明珠般的女儿走上不婚的道路


父母逼婚,是因为对我们的爱。以他们有限的人生经历来看,两个人一起吃的才是饭,一个人吃的是饲料。


父母永远担心岁月会夺走宝贝女儿任性的资本,却忘了结婚才是最危险的任性,毕竟人生再没有什么比两个原本的陌生人日夜相守,还要创造一个延续两人共同基因的新生命更任性的事了。


而我们的反抗,则是出于对自己的爱。不是不想结婚,只是不想将就,一生太长,既然重要的人可能迟来一步,与其后悔,不如等待,等不到就算了,但万一等到了呢?


爱没有对错。无论父母的执念,还是我们的选择,都是为自己负责。当两种责任变成冰与火的冲突,做自己最保险也最简单。


毕竟盼望我们结婚的是父母,一天天过日子的却是我们。


你做自己,剩下的交给时间。只要有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,父母终究会有一天,能强大到可以接受你的选择。


“妈,我决定不结婚了”,是宣言,更是态度。你不一定真心拒绝婚姻,却要尽早让父母明白:结不结婚,真的是我自己的事。





作者:艾小羊,复杂人生的解局人,品质生活的上瘾者,专治各种不高兴。代表作:《我不过无比正确的生活》。公众号:清唱(ID:qingchangaixiaoyang),微博:有个艾小羊

点个赞,我们都可以嫁给爱情!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